PADI 親歷,潛水和我不得不說的故事

2016/8/26 11:00:37      點擊: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 Jill Heinerth,來自加拿大。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潛水和我之間的故事“。

 

【我的小時候】
我在一個工薪階層家庭中長大,父母都非常嚴格,通常在餐桌上分享的晚餐也十分有限。

每個星期天的晚上,是我一周中最最期待的夜晚。不僅僅因為,我們可以一家人圍在一起,邊吃晚餐邊看電視節目。更重要的是,我可以跟隨電視節目里雅克·庫斯托的探險之旅,進入一個個奇妙的世界,從南美高山上的綠色湖泊到密克羅尼西亞的蔚藍深處,我仿佛跟著他去了世界各處旅行。我為這些從未到過的遙遠地方著迷不已。

除了愛看庫斯托船長的冒險之旅,我還喜歡和小伙伴到外面玩。
在多倫多郊區的街區上,男孩子玩曲棍球,女孩子則探索當地的叢林,或者到彼此的家里玩鬧,我們還學會了做飯和縫紉。

當我和閨蜜說,我想去潛水的想法時,有人竊笑:”我不認為女孩子會這么做。我不認為加拿大有任何一個人這么做。海水真是太冷了。”


講真,其實我的第一次潛水經歷帶給我十分大的震撼。當我的臉埋入到寒冷的加拿大的五大湖中的那一個瞬間,我認識到這是我余生想要做的事情,不容置疑。

在加拿大的托伯莫里,五尺深海洋公園的淺灘里,我第一次看到沉船Alice G的殘骸,和其他三艘拖船的遺骸。20尺深的藍綠色海水里,老舊的木制欄桿、一個鍋爐和錨鏈透露出這艘長期荒廢的船的形狀。我把自己想象成庫斯托,我以中性浮力狀態猶如太空漫步那樣漂浮一個溫和的空間里。在那一刻,我不知道為什么我花了這么長時間沉浸于潛水。當那些冷水沖洗著我的臉龐,我意識到,其實這就像生活中的許多其他東西,可能我潛水是受了外界的影響,又或許是我只是單純地想克服一個未知的恐懼,又更像是我渴望追求的一個或遠或近的夢想。

作為一個專業的水下探險家和電影制片人,我永遠感激我第一次冒險的勇氣。此后,我還潛游過冰山冰海,試過被優美的座頭鯨包圍,也進入洞穴深處進行探索.....潛水已經為我打開了一個非凡的的職業生涯,將繼續帶領我到新的世界各個角落去用眼睛記錄,用心靈感受前未見過的種種。

潛水培訓發展到今天,專業的水肺潛水教練和體系化潛水課程培訓可以說是遠超于我的當年學潛水的時候了,更多人的深藍夢可以得到實現。

我特別感謝 PADI 給當今潛水員帶來的系統、安全、專業的培訓。現在,每一天都會有新的潛水員在全世界各地的 PADI 潛水中心開始他們的海洋之旅,還有學員甚至在踏上旅途之前,就能在家里通過電腦,平板,智能手機開始系統的潛水理論課部分的學習。

很多過去阻擋人們學習潛水的障礙也隨著社會發展,而逐漸消失。有一點特別明顯,現在當你登上船宿潛水之旅,望向同船潛友,你會看到在你身邊的是不同年齡,不同膚色,不同職業背景的男男女女。去國外上潛水課,你甚至不需要帶一個朋友,因為我可以向你保證,你會和其他潛水學員打成一片,組成一個新多元化的大家庭,彼此間開心地分享著對嘗試新事物,探索新世界的欣喜與感動。不管你是單純的只想體驗潛水一次、兩次,還是堅定不移地想踏入潛水這條路。有兩件事是可以肯定的:
1. 這一片深藍,絕對不會讓你失望。
2. 潛水沒有圈,不管你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能一起潛水的就是朋友,相互幫忙是必須的,愛派對熱熱鬧鬧地打成一片是必然的。

急速赛车一码定位投注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