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鯊魚一起潛水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2017/2/17 10:03:50      點擊:

聲明:以下原創文章資料經作者授權發布,轉載請聯系授權。

當我種下第一百棵紅樹林的時候,雨終于停了。太平洋海灣的天氣總是這么差,但太平洋上的雨總是帶著一絲特別的味道。在斐濟呆了一個月,這里連綿的陰天仍舊沒法打破我對熱帶海島國家的刻板印象。

我住在離海灘10分鐘路程的一個公寓,白色的浪花、粉色的沙灘、在海風中搖曳的椰子樹,這里通通沒有。但上帝或許總是公平的,當岸上的風景如此乏味時,海下卻是另一個世界。

五彩斑斕的珊瑚,數不盡的小丑魚,各種各樣的螃蟹、龍蝦——從紀錄片上來的想象又一次欺騙了我。這里的海并沒有什么色彩,甚至有些灰蒙蒙的。這么看這里似乎應該有些乏味,但是在此出沒的鯊魚使得一切都不一樣了。

一開始得知要和鯊魚一起潛水,其實我是拒絕的。畢竟在每個人的心里,鯊魚都應該是惡魔一般的存在,有著血淋淋的大嘴和鋒利的牙齒。
事實上,直到下水的前一秒,我的腦子里還是一片空白,我甚至沒有想好,要是鯊魚真的來吃我,要怎么逃跑才好。人類總是陸地的動物,在水下,總是沒有那么得心應手的。

是的,去之前我以為鯊魚長這樣

學了好幾年的Critical Thinking,我現在才悲哀的發現,最是缺乏理性思考的,不是全球爭議的話題,而是許多習以為常的東西。

從小,媒體、父母、同學都告訴我,鯊魚是多么的危險,千萬不要靠近他們。看了太多如上圖一樣的照片,可怕的視頻,讓他們完全失去了質疑這個說法的機會。所幸我還是抱著一絲好奇和冒險的想法,否則我永遠也不會知道,鯊魚是多么神奇、壯美的生物。

鯊魚是不吃人
鯊魚是不吃人的
鯊魚是不吃人的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感謝我能夠在并不算太老的年紀知道了這個事實:鯊魚不僅不吃人,還通常是懼怕人類的。

像鯊魚這類食肉性動物在大海里有自己的固定食譜,而且因為在海里人類很少,鯊魚幾輩子也遇不上一個,因此長期下來,它們不僅不知道人類能吃,而且有時候還有些害怕。潛水員對于鯊魚們來說就是一堆金屬+塑料+紡織品,吃起來太麻煩了。

然而為什么會頻繁出現鯊魚吃人的新聞呢?比如今年在北卡發生的幾起鯊魚攻擊事件,打破了當地鯊魚連續性攻擊的記錄。

事實上,有時候鯊魚攻擊人類,是因為他們認為人類對它們的生命構成了威脅,或是他們他們覺得在水面游泳的游客是可以吃的鳥類。人口以及海灘游客的增加,不可避免地增加了海面上“鳥類”的數量。



那一個月,我們常常在海中遇到一群鯊魚,看著他們在身邊游過,攪動的水流使得我們根本沒辦法保持不動。沒有驚慌,只需安靜地和他們一起遨游深海。

與鯊魚同游的感覺奇妙得不可言喻,內心仿佛升起一個隱形而巨大的磁鐵,讓我們人類牢牢抓住了自然;一大群游動的鯊魚圍繞在眼前的壯觀景象,從前的我只在紀錄片里見過,如今卻真切地感受到了。

有趣的是,鯊魚是軟骨性動物,這意味著他們是通過電流來感知的。所以,他們察覺人類通常不是靠看,而是感知到人類的心跳。因此,我們看不到鯊魚的時候并不代表他們聽不見我們的心跳。想象一下,一群鯊魚正在遠方和我們心靈感應,這種事情,想想都浪漫呢。

在三四十米的水下,所能聽到的只有自己的呼吸聲。當聲音的影響減弱時,盡管有潛水鏡的限制,視覺還是常常會被放大。于是,在看到鯊魚時,我們常常最先做的事就是——分辨雌雄。沒辦法,誰叫雄性鯊魚的兩個生殖器如此明顯呢╮(╯▽╰)╭(還有兩個!)其中有一個是備用的,所以一個斷了還有一個,真是性福呢。


按理來說,鯊魚如此“性福”,本應不用擔心繁殖問題。而且海洋是如此神秘,變幻莫測,人類并沒有完全征服這里。但現實總是讓人心碎。近幾十年當地鯊魚數量急劇減少,使得旅游業的盈利也更加困難。曾經幾乎島邊的每一處都能看到這樣一大群游動的鯊魚,現在只有幾個固定的區域能夠看到了。

我甚至無法相信,大部分種類的鯊魚已經成為了Endangered Species,但權威機構IUCN Red List上的大字還是狠狠地提醒了我。

主要的原因之一是這個


2014年,有72人被鯊魚無故攻擊,其中只有3人因此死亡。

而與此同時,每年有一億鯊魚被殺。


魚翅導致了Shark Finning,一種可以和切象牙相 “媲美”的行為。因為亞洲國家(特別是中國)對魚翅的市場需求,每年幾千萬條鯊魚被切掉魚鰭,這些魚鰭十分值錢,而魚肉則一文不值。被切掉魚鰭的鯊魚被活生生扔回海里,喪失了活動能力,在海里慢慢死去。


諷刺的是,魚翅不但沒有任何營養價值,和其他魚肉沒什么區別,甚至還是有毒的。除了處于食物鏈頂端而累積的水銀,還有一些神經毒素,食用后可能會導致老年癡呆癥。魚翅跟象牙一樣,唯一的價值便是彰顯一些人的無知和愚蠢的炫富心理。

如果鯊魚滅絕了,人類也無法幸免。因為每年一億的鯊魚捕殺量,海洋生態系統的平衡正在被打破。是的,我沒法忘記Hammerhead Shark那無辜的眼神,無法想象沒有鯊魚的海洋,那就像是海洋沒有了眼睛。

What to do

半夜十二點在海上與鯊魚同眠,是我永遠無法忘記的回憶。


為了不讓這些如此震撼的景象消失,來自法國的海洋科學家Gauthier在南非學成之后為了追尋鯊魚的腳步,三年前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來到了斐濟。我作為Research Assistant有幸與他一起出海標記鯊魚,研究他們的生活習性,遷徙路線。

標記過后,一只只Baby Hammerhead Shark帶著與人類的聯系在我們手中重歸海洋。看著他們充滿靈性的眼神,我知道,我沒有辦法繼續坐視不管,讓他們一個個被扼殺在人類的食指里了。半夜坐小船在海上漂上個四五個小時,還要頂著暈船的腦袋,實在是一件很疲勞的事。但想到我們現在的一舉一動,將來或許可以挽救上萬只鯊魚,一切的疲倦似乎都是值得的。

我們還在當地的村莊里進行了一系列保護鯊魚的行動。比如說:去學校教育當地小朋友保護鯊魚的重要性。我們在幼兒園里和孩子們一起用舊紙板做鯊魚帽子,模擬喂鯊魚告訴他們垃圾對海洋的危害,還表演木偶劇讓他們知道為什么不能毫無節制地捕
殺鯊魚。
(在當地幼兒園)
(在村子里做完問卷調查走回去的路上,孩子們都很熱情。調查表示,已經有一部分漁民意識到了保護鯊魚的重要性)


同時我們還在當地種植紅樹林(幼年鯊魚的棲息地)、潛水調查記錄海下的各種數據,研究如何改善保護區的生態狀況。


在這里,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會被Instructor們的Passion打動。種植紅樹林這么需要耐心和毅力的事,Kris就是在用生命在對待。Kris是一個金發的中二英國青年,每天說的第一個單詞一定是:Mangroves(紅樹林)! 在倫敦拿到生物學士學位后,因為對紅樹林的癡迷熱愛來到斐濟,一呆就是五年,已經在當地種植了幾千棵紅樹林挽救受嚴重破壞的生態系統。

一棵紅樹林需要五至十年長成,但Kris完全沒有放棄,他一直想盡辦法種植更多的紅樹林,比如回收利用所有的塑料瓶作為花盆種植。我們每周會從村子里回收大約一千個瓶子,把他們切成兩半作為花盆播撒紅樹林種子。


(我們在用鋸子切瓶子,看起來有點像撿破爛的 (/▽\))



(我們在當地建立的紅樹林Nursery,已經有上千顆紅樹林)

而負責調查潛水的Sydney是一位逗逼加拿大女孩,在溫哥華獲得生物phd后,因為對潛水、海洋生物的熱愛來到了斐濟。她可以記住幾乎每一只此海域Bull Shark的名字。她兩年前來到斐濟,在當地負責管理一些海洋保護區,并幫助一部分海域從捕魚業成功轉型為旅游業,成功保護了當地的自然生態系統。


(我們在記錄保護區的生態數據)


(潛水時記錄數據)


時間總是飛逝,在斐濟的一個月,我所能做的微不足道。在太平洋海灣一個典型的陰雨日,我頂著綿綿細雨離開,默默留下對鯊魚的祝福,為繼續努力的Instructor們加油。

事實上,如果不是他們所做的一切,我們是不可能在海里見到這么壯觀的成群鯊魚的景象的。因為只有在全世界0.01%的海域—— No Take Zone(禁捕海洋保護區)才能見到這么多的海洋生物。

然而保護海洋,保護鯊魚不可能只靠這些科學家們,它需要每一個人的努力——從自身開始,減少全球需求才是最有效的。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所以,如果你想像我一樣,在海中看到如此壯觀的場景,被大自然的美麗所震撼的話,請從不吃魚翅開始吧!


急速赛车一码定位投注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