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船潛水員是怎么煉成的

2017/1/21 16:12:13      點擊:

聲明:以下圖文經作者授權轉載自IANTD公眾號,歡迎轉發分享,文章立場僅僅代表作者的立場,不代表潛水世界立場。請慎重甄別參考,責任自負。

沉船潛水和技術潛水聽起來是一件挺嚴肅的活兒,干這種活兒的該是那種五大三粗生無所戀,腿毛胸毛胡子拉碴一大把的大壯丁,可一鍋雄性生物中偏偏冒出了聲音嬌嗲細腿翹臀眉目清秀的阿莫。06年開始潛水,2015年開始學習中性和踢法,多次留級反復上課,最后在一次緊張的出水中畢業,隨即邁入技潛,跟著阿笨師傅于蘇比克開始沉船課程的第一潛。聲音與面容都自帶9分傲嬌的阿莫,除了秀一把好臀,還在沉船潛水的故事里留一手好活兒。來聽聽她的故事。


人在潛途


第一次接觸潛水是2006年。當時剛工作一年,有點兒閑有點兒閑錢,有一幫狐朋狗友,狐朋狗友中的一個是個泰國通。這廝太喜歡泰國便宜的大麻、夠味的紅牛和熱情的妹子以及妖艷的ladyboy,經常拎著個塑料袋穿著拖拉板定張機票就飛去泰國住上一兩周。終于有一天他覺得一個人旅程還是有點孤單寂寞冷,于是安利了我們一幫人跟他去泰國,為期一周,其中重頭戲就是潛水。


供圖\阿莫

在pp island,他找到了在bbs上小有名氣的華人潛導阿龍,塞了點兒錢,做了簡單培訓后就帶我們“無證駕駛”,而且不是傳統意義上的dsd,而是撒開了讓我們隨便游。當時覺得自己水感極好,無師自通,天賦異稟,當然現在想來會覺得很后怕。

之后去三亞、巴厘島等地方也用同樣的套路黑潛了很久,內心還竊喜,剩下的上課時間可以用來干點兒別的內容。直到2011年,玩磨坊的時候發現一個小伙伴在召集大家去十八丹考證、玩兒海。我心里一盤算,也該補張駕照了,不能一直做個潛圈兒黑戶啊,畢竟現在潛水圈兒管得越來越嚴,潛導越來越難買通。


圖\劉毅

我一向是個執行力很強的人,于是就跟著去了馬來西亞。由于水感不錯以及之前黑潛的經驗,我只用兩天半時間就順利拿了證,fundive時見識到了馬步島水下的荒蕪和十八丹生物群落的絢爛壯觀。2013年去刁曼島升A,做深潛訓練的時候教練帶我去當地的一個小沉船,長約30多米,正沉于海底船底,船艙里能拆的物件已經全被拆走,只剩下主體框架結構。

在船艙里游弋了幾圈,我感覺很新奇,很喜歡。進入船艙的一剎那,周圍的音影光色全變了,像是越到了另一個世界,連氣泡的聲音都變得越發深邃悠遠,讓我流連忘返。自刁曼以后,我又去了班達亞齊、蘭卡威等地方繼續刷瓶子、攢經驗、找水感,徜徉在珊瑚生態群落中,再也沒有感受過那種特別。

轉眼到了2015年7年,之前號召我們去考OW的小伙伴組織了一大幫高顏值美女、帥哥到菲律賓的沉船圣地——科隆潛水。看到沉船兩個字我想都未想就報了名,買了有史以來最貴的廉航機票(由于臨時購買,北京——馬尼拉往返花費了五千多銀兩),做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這在我短短幾年的潛水編年史中,是一個閃閃發光的里程碑。在這里,我遇到了讓我嗑藥一樣深度迷戀的東西——沉船,遇到我的技術潛水啟蒙女神——mia。


阿莫和mia

在科隆,我速配出來的潛伴,是一個從ow到救援都是在泰國生產線上速成出來的一個妞兒。在科隆的幾天她全程無中性,或漂或沉,行蹤飄忽不定難以捉摸,進船時永遠被潛導像布娃娃舉著,所過之處飛沙走石、狼煙滾滾。除我的潛伴外,一起潛的小伙伴中還有一大票人自行車腿蹬的極為圓潤自然,再加上總人數眾多,密度較大,我幾乎每天都會被踢飛幾次面鏡和二級頭。

是的,我學ow時掌握的各項技巧在這幾天復習的爐火純青、信手拈來,任何部件被別人踢飛后我會一邊感慨一邊極淡定的一把抄回。隨后,我就被mia盯上了,覺得我神經挺粗,出狀況時反應淡定、處理冷靜,而且骨骼清奇、一身正氣。于是晚上就叫我一起喝酒,講技潛,講沉船。一場酒喝下來,我就單方面決定要跟mia的師父阿笨學技潛,向專業沉船方向發展。

回國后,經mia推薦,我聯系到了阿笨,經過很長時間的電話面試,阿笨勉為其難的收下了我。自此,我正式由休閑潛水員向技術潛水員邁進。

2015年7月底,開始上休閑潛向技術潛過度的課程,需要學習各種踢法、各種理論(涵蓋流體力學、心理學、生物科學、物理、化學等等等等,舉不勝舉、不勝其煩),還需要有能力解決各種突發狀。由于訓練時間相對較少,休閑潛時慣出來的壞毛病又有點太多,在這個階段,我留級了好幾次,很榮幸被稱為本門永恒的大師姐(師父私底下想必在吐血,學費只收了一次,課倒上了無數輪)。直到2016年8月,足足卡門一年后,我終于勉強畢業,獲得上沉船課的資格,而上課的時間,就安排在9月下旬。

圖\劉毅

沉船之路

自從賣身到投資公司后,閑比錢還少(說好的國企工作簡單輕松,一杯茶水一支煙呢),2016年上半年我已經本著死皮不要臉的精神在4、6月分別跑去麻袋、刁曼,9月如果繼續請假,我很擔心老板會迷之微笑著告訴我不用回來了。整個8月和半個9月,我向德牧一樣各種表忠心,各種拼命出差,各種加班熬夜,各種請同事吃飯。把老板和同事們的好感度刷到滿格后,我在9月20號毅然決然破罐子破摔的請了病假,抄起電腦、拉著行李就去了機場。

21號到馬尼拉后乘車趕到subic,開始了牛氣沖天的沉船潛水學海無涯之旅。接下來的幾天,我們的經歷可圈可點可歌可泣,簡直可以載入iantd的史冊,好讓這些著名事跡灼灼生輝永垂不朽。簡單點說就是我們把能丟的東西幾乎丟了一遍(丟主燈零件的、丟主燈的、丟線輪的、丟腳蹼的,最神奇的是還有丟減壓瓶+減壓調節器的),把能犯的錯幾乎犯了一圈(忘開瓶的、忘切表的、忘時間的、走錯路的、打錯節的……),磕磕絆絆一路曲折,居然最后還是迎來了全員畢業,很不科學,很不尊重劇本。


圖\劉毅

講幾個學習中的小情節:

1蘇比克的水

有人說,蘇比克的水是蛋花湯水。我聽了以后出離憤怒了,這是對蛋花湯的不尊重啊,誰家蛋花湯有這么濃稠?誰家蛋花湯比黃段子都黃啊?這明明是咖喱湯!

蘇比克的能見度很慘淡,很任性,一言不合就混給你看,不同的水流、水層都有著不同的能見度。由于蘇比克的能見度常年5-8米,所以我們下降時隊形很緊湊,因為一不小心就找不到前方部隊了。在這里,如果丟了隊伍,很難通過尋找氣泡來判斷其他人的位置。因為大多數情況下,距離超過10米的話,哪怕前面是頭小須鯨你都很難看清。當然,如果這里的能見度是大藍水60+,還叫什么訓練呢。

話說一次,師父帶我和顏開去紐約號大小引擎室,我負責打線,通關以后師父帶我們到外面去看風景,游著游著,我只能看到師父的腳蹼,看不到師傅,場面非常靈異。再回頭,發現顏開沒了,只能看到斜后方搖曳著一絲嬌羞微黃的光。我想確認一下深度,結果舉起手腕發現根本看不清SW上的字,只能把表貼在面鏡上才能勉強辨認。這時師父返身游到我眼前,比了個返回的手勢,我們往回游了一會兒才逐漸看到東西。

2氮醉控制

測試潛后,我們迎來的第一個測試是空氣下大深度,探訪一架沉在海底的大飛機,做氮醉測試。據圍觀群眾說,我下到45米左右時,嘛溜兒的氮醉了,醉的特干脆特決絕,在機翼一側下方的通道內突然停了下來,做著trim抱著減壓瓶思考人生。我的buddy顏開晃燈晃到燈都快散架了,打手勢讓我上升,我看了看他,然后默默低下頭,繼續思考人生。不得已,他只好游回來把我帶走。另一組,小喵和方方,屬于清醒地氮醉,一個比手勢說我蒙圈了,另一個回手勢說好巧我也是,然后兩個人呵呵傻笑著歡快的游走了。據說,上屆的李響、丁晨兩位同學在這個關卡的情形是這樣的,倆人遇到了一條平凡無奇的小魚,然后就指著那條魚相互看著哈哈大笑,笑的腰都快斷了,1分鐘好像笑沒了十幾pa氣。

3燈,等燈等燈

出于對安全性(bi ge)的追求,技術潛水員全副武裝起來還是很嚇人的,比如,這次我們的定妝照就全副武裝到三個氣瓶(背雙瓶,掛一個減壓瓶)、三把刀(一把合金刀,兩把割繩器),三只燈(一主兩備),兩塊表,兩個面鏡,兩個線軸,一個sm~b,一塊手寫板,全部穿戴齊整后我都有信心去搞搶灘登陸。

書歸正傳,燈在技術潛水中非常重要,兩個備燈我們基本都選擇的hollis mini3,主燈一般會選擇DR、LM、信仰等,對于對新鮮事物的獵奇心理(大寫的“窮”),我們有幾個無知者無畏的小伙伴買了一款據說很多前輩(貧民)使用的國產潛水主燈,售價僅七百多大洋。然而現實總會在不經意間給你一記爆栗,這款燈不光虛報流明、續航時間不足,最麻煩的是做主燈聚光不行,做補光燈散光又不充分。

使用起來大概是什么狀態呢~~只要我在船艙等陰暗處一開燈,我整個人就像耶穌一樣被圣光環繞著,周圍人幾乎什么都看不清。幾潛后顏開被我自帶圣光屬性的燈弄崩潰了,因為他每每回頭,都會被我閃瞎,只要我一靠近,他就什么都看不清,根本找不到打繩結的點。而我把手放在燈前給他打手勢的時候,顏開只需看一眼,就會瞎好幾秒。

一旦我的中性沒有控制好,顏開就會看到一個人在咖喱湯里身披霞光冉冉升起,驚塵絕艷。終于有一天,他鼓足勇氣悄悄對我說,要不你把主燈掛身上,但別開了行嗎~~~那一刻,我感覺,如果我再不換個主燈,顏開會換個buddy。

所以,選擇主燈要非常謹慎,要滿足續航時間、實際流明、聚光效果、色溫等多方面條件。


圖\劉毅

4深度控制

由于我們選擇的是三混氣+沉船訓練,所以訓練中很重要的一項內容時深度控制,要求我們在分層減壓時能夠很好地控制中性,停留在各計劃深度,并保持足夠的時長。因為氦氣分子量更小,進出人體更容易,如果我們不能全程控制好深度和時間,會讓自己和buddy陷入危險。原本我們壯志凌云計劃一天三潛,早點順利打通關,結果由于對裝備不熟悉,深度控制糟的的一塌糊涂,準備時間、減壓時間都超過預想,小狀況頻發,第二天只勉勉強強完成兩潛。兩潛結束后,感覺師父頭發都掉了不少,看我們的眼神簡直像看不爭氣的孩子,很嚴肅說如果我們還不能改進,只能放棄三混氣改上進階高氧。所幸第三天我們終于有了長進,三潛結束獲得了師父的認可,允許我們接下來使用三混氣,并最終順利完成課程。


圖\劉毅

5水下交流

沉船潛水是團隊活動,不是一個人的神游,所以需要時時刻刻保持警覺性,關注自己、裝備、周圍環境和自己的buddy,要明白別人的眼神、手勢表達的意思,并清晰的給予反饋。

在這方面,我是一個比較讓師父撓頭的學生。一次訓練中,師父游過來,左手拿燈,右手不緊不慢在臉下比了幾下,然后安靜的看著我。我有點兒毛,心想啥意思?這時我腦子里電光火石的想起不久前dante做的valve drill,心想師父可能是要驗收我們的學習成果,于是興致勃勃的就開始向師父演示這套動作。師父震驚的看著我,隨后一攤手游走了。

上岸后師父悲傷地說,他是在讓我share air,如果他真沒沒氣跑來找我,估計等我折騰明白他都涼了。顏開表示他也覺得師父是要share air,看到我怎么都不肯給就迷茫了,開始懷疑自己懷疑人生。我辯解說感覺師父不是在抹脖子,手只是在臉前晃了晃,而且主燈也在亂晃。

師父欲哭無淚的說,是他的錯,下次他會用規范動作,先把主燈、二級頭掛好,再晃晃我的胳膊,然后抹脖子。當然,這是在開玩笑。潛水要嚴謹,但不能教條,要有正常的邏輯判斷、分析能力,頭腦要清晰,潛水時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是大忌。


圖\劉毅

6拉線

拉線是門學問。如果線拉的太隨意,對自己和別人都會造成麻煩,比如收線的時候可能會磕碰,比如可能會把隊友絆住等。節點的選擇不能之字形忽左忽右,這樣會讓后面的隊友很痛苦,要在線上不停穿越。此外節點要盡量貼邊、隱蔽,一來避免給其他隊伍造成不便,二來避免有人發現后隨線誤入。


7念經


三混氣和沉船的理論課是在師父的房間上。上第一節課時,師父說你們自己找舒服的位置待著,我們說好的,然后就爬上床舒舒服服的躺倒。畫面就變成師父尷尬的坐著,我們舒服的躺著。理論課非常重要,所以我們聽得非常認真,全程我只睡著過一次。一起上課的師弟們很淘氣,上課的時候偷拍照片,以至于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成了“網紅”。

8狂歡

28號晚,主題是吃肉喝酒,各種推杯換盞,各種自相殘殺,場面極其混亂,以至于有幾個人喝斷了片,比如我們親愛的師父;再比如小丁丁,第二天發現手機里莫名其妙多出很多各類摟抱的照片。這才是慶祝,這才是畢業季。



圖\李芳芳

海底深眠


蘇比克有三條船讓我們印象深刻,紐約號,LST,和EL capitan。紐約號的情況詳見劉毅師叔的帖子《深入:紐約號最隱秘空間》,我不再班門弄斧。LST 是登陸艦的縮寫,這種戰艦作為海陸兩棲作戰工具首次出現于二戰中,能夠裝載大量武器、物資和登陸部隊。

殘骸潛點圖

大約一千艘LST,也就是LST中的絕大部分,都誕生于二戰時期的美國,其余八十余艘產自英國和加拿大。蘇比克灣這艘LST屬于其中最大的一種。1946年,它被鑿沉在蘇比克灣中部,機場跑道南端與格蘭德島之間。LST全長80米,最大深度34米,最小深度27米。他正沉在海底,上層甲板整個被珊瑚覆蓋,大群的大眼黃鯛魚、鰈魚棲息于此,物種豐富。


LST沉船

而EL capitan號,有指該船于1919年由波蘭阿爾卑那引擎與機械廠建造,1942年4月23日由美國海軍從加州圣弗朗西斯科的前船主E.K.Wood Lumber Co.手中征編入伍,是一艘重約3000噸的貨船。二戰期間曾受到破壞,后在佛羅里達修復后被駐扎在蘇比克灣,1946年從美國海軍清單中被移出,后在等待返還給戰前加州所有人期間遭遇風暴后沉沒。

現船身向左傾覆在一個傾斜的海床上,全長90米。最大深度24米,最淺處僅5米。距離蘇比克灣十分鐘船程,時常可以聽到不遠處海洋主題公園的歡快音樂聲。由于船身寬敞,且內部結構簡單,是練習沉船潛水的最佳場所。


EL Captain


我喜歡沉船。飄在船舷外看著它,眼前浮現的是歷史圖片中它昂首挺立在大海之巔躊躇滿志的樣子。了解一條船的前世今生后,徜徉其中,仿佛看到歷史與現實交匯時的那一刻(當然,我不否認我還喜歡po照片裝bility時水民紛紛點贊的那一剎那)。


沉船被稱為大海之手凝固的時間膠囊,船的時光指針永恒在停留在它沉入海底的那一剎那。自此任外界時空變換、滄海桑田,它都會執著地保持著沉入時的摸樣,帶著對往昔的追憶和鋼鐵般的堅持。它的身上慢慢爬滿珊瑚,魚兒來了又走,曾經的輝煌絢爛慢慢被海水抹去,船身上因爆炸留下的縱橫交錯的恐怖傷口,不斷告訴我們戰爭的殘忍和可怕。因戰爭而墜落的它們,是那個時代的烙印,墓碑一樣矗立在大海中,仿佛想要提醒我們銘記歷史。

默默墜落后,大海的某一個深度是它最后的港灣,自此外界的是是非非在于它再沒有半點關系。它只是安靜的等待著,等待我們去拜訪,去探索,或等待漫長歲月后轟然倒塌的一剎那。

急速赛车一码定位投注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