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到極限

2016/6/30 14:28:19      點擊:


Monte的一生中有這么一段時光:他有過一天六潛的潛水記錄,并在這之前完成為期兩天的一天三潛的潛水,他喜歡說 “他的腦子里只有潛水。”。水溫在60華氏度(約16攝氏度),能見度很好。他感覺好極了——或者至少他認為他是。Monte在10英尺完成了他的安全停留,他開始感覺頭暈目眩,胃部開始翻騰。突然間,他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潛水員

Monte,一個狂熱的潛水員,過去的12年里,他一共累積了大約150次潛水記錄。他身體很好,雖然他一天抽一包香煙。在他38歲的人生中,對他而言,生活肯定包括潛水。

那次潛水

Monte與一組潛水員在當地船宿一起參加潛水,這里有無限次數的潛水條件,當其他潛水員不想再次下水的時候,他換了潛伴。Monte每一潛都用了32%的高氧,計劃基于等效空氣潛水深度,給自己更多的水下時間。

第一天, Monte潛了六潛——包括一次夜潛——全在60至85英尺(18-26米)間的深度。第二天,他打算重復他第一天做的事情。仍使用32%的高氧, Monte分別潛了55英尺(17米),70英尺(21米)和73英尺(22米)。根據他的潛水電腦顯示,水下時間在33-43分鐘之間。

事故

在他第二天第三潛即將結束的時候,Monte的電腦警告他,他上升太快。他開始有控制地從BCD泄掉空氣,同時他游到錨繩處做安全停止。其他一些潛水員也在錨繩上,所以他在10英尺(3米)處安定下來做停留。

當他的三分鐘停止即將結束的時候, Monte發現全身刺痛,他雙腿發軟。上升到水面,Monte從水里出來之前,他嘔吐了,他需要幫助才能上船。他頭暈,無法平衡和走路。

船員立即給Monte供氧,向海岸警衛隊報告,并開始駛向岸邊。Monte的癥狀略有好轉,但是頭暈發展到眩暈,他仍然惡心。當他的潛伴幫脫掉裝備的時候,他們注意到他的腹部有一個紅色花紋的皮疹。它對觸碰敏感。

一架直升機把Monte送到高壓艙進行評估和治療。Monte被診斷出患有神經系統減壓、介入性內耳疾病和皮膚彎曲。他接受了美國海軍治療和兩個擴展(更多的時間和氧氣)。后續治療后,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完全康復了。

事故分析

DCI由氮氣濃度的增加,當身體里的氣體過飽不能再處理引起。Monte盡管他之前可能做過類似的潛水沒有問題,但推倒了限制。僅僅因為你的潛水電腦告訴你可以潛水并不意味著你應該這么做,因為他們只考慮深度和時間。他們不分析如心率、呼吸率、氣體吸收或其他如健身、體型和水化等因素。如很多高氧潛水員一樣, Monte計劃使用等效空氣深度潛水,而不是使用降低氮含量來給自己額外的安全緩沖。這雖在每一潛給了他更多的水下時間,但它帶走了任何潛在的安全系數。他在接下來的潛水,越潛越深,但并不足以需要被認為是一個因素。

Monte9次一連串的潛水使得氮氣負荷增加,他的身體再也不能處理這些壓力。因此,癥狀以戲劇性的方式出現。他報告說,他沒注意到之前最后一次潛水之前的任何問題。盡管這是完全有可能的,也有可能, Monte在潛水前已經得了輕微癥狀減壓病,但沒有注意到他們并且將著它們和潛水聯系到一起。潛水員忽視輕微的常見的癥狀,如疲勞或肩膀和膝蓋的小關節疼痛,將他們視為工作壓力所至而非潛水。

一般的健康狀況在DCI里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Monte盡管他抽煙和有哮喘但健康狀況良好。他在潛水過程中沒有報告有困難,但是吸煙會損害身體吸收氧氣的能力。

為了避免問題,Monte可以就像使用空氣一樣使用高氧。他的水下時間稍短,但他會有一個額外的安全緩沖。你不能在同一潛里享受更長的底時間同時增加安全系數。

Monte在10英尺(3米)做他的安全停留而不是常見的15英尺(5米)。較淺的深度和較低環境壓力并沒有幫助,但它可能沒有讓事情變得更糟。安全停留不是減壓停留。他們的目的是減少你的氣體負載和添加一個潛水安全系數,但Monte的氮氣負載如此之高,稍微更深層次的安全停止不會有什么區別。

減少數量的潛水,在兩潛之間休息,補水和吃好可以減少問題發生的可能性。所以,像Monte的情況,要停止吸煙。

生命的教訓

1.獲得并保持健康。你不必是一個鐵人三項選手般地去潛水,但一般健康是必須的。許多潛水事故都會發生在包括狀況不佳或危險的肥胖潛水員身上。

2.戒煙。吸煙會損害呼吸和人體的吸收能力,以從血液中吸收和除去廢氣。

3.保守潛水。任何一天都不要讓自己有太多太多的潛水負荷。休息一下,享受陽光。

4.了解高氧。高氧可以給你更長的水下時間,也可以增加你的潛水安全系數——但只能二選一,不能同時實現。

5.緩慢上升。快速上升會導致隨著環境壓力形成的氣泡超過體內氣體的壓力。讓你的身體在自然形成氣泡,導致問題之前有機會消除氮氣。

急速赛车一码定位投注公式